朋友(三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1
  • 来源:香蕉视频下载丝瓜最新版_香蕉视频一时爽一直看一直爽_香蕉视下载app最新版ios

  有個叫周傢窪的偏僻山村,村裡有兩個小夥子,一個叫周明,一個叫趙峰,兩個人是高中同學,也是好朋友。

  周明、趙峰和所有的鄉裡人一樣,種幾畝薄地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終於有一天,周明過膩瞭這種無聊的沒有生氣的窮日子,找到趙峰傢,對趙峰說:“我要到外面闖闖,尋找一條出路,這日子我實在沒法過下去瞭。我走以後,我傢吃水的事情,就拜托你瞭。”趙峰看在和周明多年交情的分上,爽快地答應瞭。

  原來,周明的父親早幾年摔壞瞭一條腿,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,地裡的農活將就著能幹,但是沒辦法挑水。周傢窪是山區,村裡打不出井,距村子二百米遠的山崖下有一口泉,泉水很好,全村人都從那裡挑水吃。自從周明的父親腿摔傷以後,挑水的擔子就落到瞭周明肩上。周明沒有兄弟姐妹,如今要出遠門,就隻有把他父母吃水的事情拜托給好朋友趙峰瞭。

  周明打點好行裝,第二天就去瞭廣東。周明走後,趙峰記著好朋友的囑咐,每天在給自傢的水缸裝滿水後,總不忘給周明傢也挑上一缸水。

  一轉眼幾年過去瞭。周明對趙峰幾年如一日幫助父親挑水很感激,每年春節從廣東回來,都特意買瞭禮物去瞧趙峰。一對好朋友好久不見,每次見面都有許多話要說,喝個一醉方休。

  趙峰幾年如一日照顧殘疾老人的事跡,被市裡一個下鄉采訪的記者瞭解到瞭,記者對這個新聞線索很感興趣。現在已是市場經濟時代瞭,還有人不圖名不為利做好事,這可真難得。

  記者采訪瞭趙峰後,妙筆生花,寫瞭篇文章,對趙峰的事跡大大贊揚瞭一番。文章很快見報,趙峰的名氣在當地大瞭起來。後來,趙峰作為“學雷鋒”的積極分子出席瞭省裡的團代會,再後來,趙峰被評選為縣裡的勞模,受到瞭縣長的接見。

  縣長見趙峰談吐不凡,有文化、有知識,覺得是個人才,便向鄉政府推薦瞭他,趙峰當上瞭村主任。

  再說周明在廣東,先是在一傢電子廠打工,憑著他吃苦耐勞、勤奮好學,加上腦筋活絡,不久就當上瞭業務主管。後來,他另起爐灶,獨立創業,很快擁有瞭自己的工廠。

  當瞭老板的周明衣錦還鄉,西裝革履,還開著轎車。村裡人都羨慕得不得瞭。

  周明沒有再去看望趙峰,偶爾在村道上碰見趙峰,也隻是打個招呼,全然沒瞭過去那種親熱和坦誠。

  周明走後,趙峰依舊幫助他照顧著傢,照例每天為他父母擔水,風雨不誤。

  這一年中秋節,周明又回到瞭周傢窪,卻還是沒去趙峰傢。趙峰心生疑竇:我和周明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,怎麼現在卻生分瞭?是他生意不好,沒有心情找我聊天,還是另有隱衷?

  趙峰心裡一直有個想法,想和周明談一談。周明現在有錢瞭,趙峰希望他在傢鄉投資建廠,帶領鄉親們脫貧致富。

  晚飯後,趙峰決定主動上門,去找周明好好聊一聊。他走到周明傢的院門外,聽見周明正在院子裡和他父母說話。

  周明的父親說:“周明,你這次回來,可要去看看你趙峰兄弟。你離傢這幾年,多虧趙峰幫助咱做這做那,咱沾人傢不少光哩,你都兩年沒去看你趙峰兄弟瞭吧。”

  周明不屑地說:“不就是每天幫咱挑兩桶水嗎?有什麼瞭不起的!爹,咱沒沾他的光,是他在沾咱光哩。”

  周明的父親生氣地說:“你怎麼能這樣講話?”

  周明說:“趙峰要不是幫咱,他怎麼能當上‘學雷鋒’標兵?他怎麼能被評為勞模?他怎麼能認識縣長?他怎麼能當上村主任……你以為他是真心為咱好哩?你以為他真心關心咱傢呀?人活一世,不是為名,就是為利,他呀,就是為名哩!”

  就聽周明的父親大聲斥責道:“你混賬!你們這麼多年的兄弟,趙峰是什麼人你不清楚嗎?咱們不能喪良心,不能這樣揣度人傢呀。我發現你現在真的變瞭……”

  聽到這裡,趙峰如五雷轟頂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他一個踉蹌,幾乎摔倒在地。他真想走進去把周明罵個狗血淋頭,可是他並沒有這麼做。

  第二天,趙峰起瞭大早,騎著摩托車去鄉裡開會。出村五裡有個地方叫山鷹嘴,是個急彎,坡高溝深。趙峰放慢瞭車速,一低頭,忽見溝底翻瞭一輛轎車,司機摔出車外,生死不明。趙峰急忙停下摩托車,下去一探究竟。

  趙峰來到出事的車跟前一看,咦,這昏迷的司機不是周明嗎?他明白瞭,周明一定是起早回廣東,出瞭事故。再看周明,一條腿還被車壓著,身上的幾處傷口還在汩汩地流血。

  看到這個情景,趙峰心裡不自禁地想:報應啊!昨晚周明那番無情無義的話語頃刻間又回響在趙峰的耳畔,趙峰不再理會周明,回身上路。

  趙峰騎行瞭兩分鐘,在心裡問自己:我就這樣見死不救嗎?趙峰再怎麼不對,也是條人命呀!想到這裡,他迅速拿出手機撥打瞭120……

  半個月後,周明出院瞭。醫生說,幸虧搶救及時,要晚來半個小時,可能就沒治瞭。周明出院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備瞭份厚禮去看望趙峰。他踏進趙峰的院子,第一句話就說:“兄弟,多虧你救瞭我!”

  趙峰推開周明遞過來的禮物,冷冷地說:“這話從何說起呢,我可沒救過你,你該不是認錯人瞭吧?”

  任憑周明怎麼說,趙峰抵死不承認救瞭他,還一個勁地把他往門外推。周明無奈,隻得帶著禮物悻悻地回去瞭。

  第二天,周明又來到瞭趙峰傢。趙峰見瞭周明,依然很冷淡,不耐煩地把周明往門外推。

  周明撲通給趙峰跪下瞭,聲淚俱下地說:“大哥,我已經向醫院打聽清楚瞭,那天給120打電話的人就是你,他們說你就守在我身邊,一直等到救護車來……你為什麼不承認呢?你這樣做,傷瞭咱兄弟的一番情義啊!”

  見周明把話說到這個分上,趙峰也不想再難為他,他嘆息一聲,扶起周明說:“兄弟,不是我不願說明真相,是我不敢承認救瞭你呀。如今這個年代,救人也是有成本的,人活一世,不是為名,就是為利——我是不想再沾你的光,給自己找麻煩啊!”

  周明是聰明人,知道趙峰聽見瞭他那天說的一番話,羞得抬不起頭。他說:“這兩年我隻顧著在外面做生意、爭名逐利……我不是人啊,大哥你就原諒弟弟吧!”

  見周明真心悔改,趙峰也心軟瞭,把周明扶瞭起來。酒菜擺上,一對好朋友又推杯換盞,喝瞭個一醉方休。周明真真切切地感覺到,已經好久沒這樣敞開心扉說話瞭

  在趙峰的建議下,周明在村裡投資建起瞭電子廠。村裡的年輕人經過培訓後持證上崗,消化瞭剩餘勞動力,真正造福一方百姓。

  至於村後的那口泉,早已經沒人挑水瞭,周明投資在泉眼附近建瞭座水塔,全村人都用上瞭自來水。